经济学通识 终

自由

民主不是自由,美国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中没有民主二字。开国先贤对民主怀有极大的戒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所谓自由,是指每个人保有私产,与别人自愿缔结合约,并承担自己的决策和行动带来的收益和亏损。

一开始,自由在英国生根发芽,并出现司法自由,言论自由,缔约自由和私产保护等基本权利,之后这种自由的传统又传到了美洲。直到美国立国之初,“民主”仍然是贬义词。今天,许多媒体将民主与自由混为一谈,将民主看成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灵药的观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英美的历史表明,他们是先有了根深蒂固世代相传的自由和法治的传统,接着才开始对少数族裔、妇女等开放选票,如果前后次序颠倒,会造成令人痛心的结果。纳粹德国和各个以民主为名的国家,就是印证。透过经济学的解释,可以为早年立国者的担忧找到更清晰的解释。

首先,介绍一个概念:理性胡闹。保持理性是吃力的,但如果自己需要承担后果,就不得不小心翼翼,否则,何不放纵一把。好莱坞明星整天呼吁公平啊,缩小贫富差距啊,他们都是大富豪,真的实施起来,他们可是首当其冲,理性么。因为他们的言论,影响投票的几率为零。喊一下,博得好感。这就是理性胡闹。我们可以见到大量理性胡闹的例子,比如几乎所有人都表现出高尚的爱国主义情操,可是人类的美德这么多,孝心,爱心,同情,宽容等等,为啥只有所谓的爱国口号喊得最响,动不动就“寸土不让”,“中国人就如何如何”。因为这么多例子里,只有爱国主义情操我们不用付出一点代价,起码对普通人是这样。不管解不解放台湾,打不打日本,也轮不到普通人上战场。

接着,就是一个问题的反思,为什么在经济学中认为站不住脚的公共政策,如最低工资法案,惩罚性关税等,反而在现实世界大行其道。为什么在市场领域,个人选择的最优化,能导致总体的最优,而在公共领域,却相反。这个问题,突破口来自《民主和决策》,经济学家从人们对公共政策发表意见的动机入手,认为很多人通过公开发表自己的观点,显示自己的品德,标榜自己的作用,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够了,至于长远的利益,不再考虑范围。进一步,经济学家认为大部分人对公共政策发表的意见,与其在个人市场的行为存在显著差异,简单点讲,就是说一套做一套。比如,有些人赞成保护民族工业,但自己买的是进口货,有些人积极参与节水公益,但自己坐飞机旅游从未迟疑。有人呼吁关心非洲素不相识的穷人,但和自己的家人和邻居却相处不来。
因此,经济学理性人的假设并没有错,人们在市场上和公共领域都是理性的,都会做出对自己最好的选择,只不过前者考虑个人利益得失,后者就更加考虑放纵情绪和标榜自我了。如果人人都如此,偏向不明智的公共政策也就不奇怪了。

至此,通过理性胡闹和公共政策的反思,我们可以看到,要减少不良公共政策,听取民意不是一个好办法,最好的做法是,一开始就不要把问题抛给民众,而是直接问市场能不能解决。比如消费者购买什么厂商的产品,要个人自己做决定,而不要用“民族工业”等词汇来标榜,其他领域,教育,医疗,保险,住房等,有独立的消费者做出决定,更加趋于理智和经济。

这个问题更加深的牵扯出民主和自由的矛盾。从亚里士多德开始,democracy and liberty 一直是重要话题,民主按多数人表决的原则,实施国家力量。普选制度下,政客们宣扬的政策,如价格管制,贸易保护,移民劳动资格限制,以罢工为后盾的集体议价,增加贫困补贴等,都在不同程度损害了个人自由和市场经济。因此,一个成功的民主机制,不是如何让民众投出结果,而是如何在一开始,就限定了投票和政府的行事范围。欧洲和美国虽然奉行资本主义,但是其中融入的很多干预主义和福利主义,这些是和资本主义精神相反的。最近欧洲的衰弱,美国的债务等等问题,恰恰说明了,市场的规律显灵了,违背规律就会受到惩罚。中国目前没什么民主,但也有类似的挑战,政府经常推出讨好民心的经济政策,价格管制,收入补贴,产业倾斜,贸易保护,户籍歧视,廉租房等等,这些政策有看得到的好处,但也有看不见的代价。全世界名列前茅的高税收和不断增长的国债,就是印证。

历史已经支持了一个观点,那就是从私有产权和法治传统社会走向民主的和从其他社会走向民主的,结果大相径庭,二战后的例子比比皆是。因此,对于一个不懂得“为自由而限权,为福利而问责”的社会,对于没有公民自由意识,尊重私有产权的社会,民主只会侵犯个人的权利,只会失控最后陷入灾难。

经济学的态度和观念

经济学的观点不近人情,冷冰冰的,是一门研究“事与愿违”的学科,是一门指出善良动机却造成恶劣结果的学科,有的时候甚至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容易和朋友起争执,这是作者告诫的,也是我个人的经历,因此和人交谈,确实要学会敷衍应答,不然可能真的会和朋友,家人聊不下去。我从高中开始自己读经济学相关的著作,但是我避开了一切死磕数学的经济学,而去阅读一些和真实世界息息相关的经济学,这本著作其实早就阅读了一遍,但是直到大三才开始写读后感,原因很简单,这几乎是我的经济学启蒙书籍,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仅是对于某一个问题的看法,而是价值观的影响。之所以挑选这本书,也是因为这本书肯定了亚当·斯密(市场经济的重要阐释者)的道德观和价值观,而我是认可亚当·斯密的价值观的,斯密出过两本书,《道德情操论》和《国富论》,这两本书籍展示了斯密对于人性的洞察,可以说是坚如磐石的理论基础了,他肯定了人是自私自利的,也指出人是有同情心的,这并不矛盾,正如薛兆丰所说的:即人在家庭亲属朋友的小圈子里,同情心具有很强的作用,在市场上,则主要由自私主导。但转化并不绝对。斯密始终坚持自私的主线,同时考察了人同情心盖过自私而生效的领域。当然还有一些列著名的经济学家为这门学科添砖加瓦。
借作者的一句话:用那个时代的经济学家都是广博的,后来专业分化,经济学家越来越只关注与金钱相关的宏观问题。

一开始学习经济学,纯粹是处于兴趣,后来我发现经济学的大多观念,都和自由(也就是捍卫个人权利)息息相关。而且从不避讳人心深处的观念,也没有什么世俗的道德底线,毕竟这就是一门观察真实世界的学科,事实是什么比人们怎么形容更加重要。我想如果一个人能够拥有自由的价值观,坚定的实事求是的观念,讨厌各种抽象标签武断描述事物的人,都很容易和经济学产生共鸣。

最后用序言的一句话结尾:

改造世界,不是经济学所长,改造世界观,确是经济学的强项。

文章目录
  1. 1. 自由
  2. 2. 经济学的态度和观念